Stanley Myers:生命的温度

1994 年,伴随着家里第一台 CD 机而来的,是家里的第一张 CD。

放 CD 机和组合音响的柜子是好看的木本色,它有圆润的雕花线条、如钻石般剔透的把手。柜子的表面刷着一层透明的水漆,透着光泽,摸上去顺滑、温柔。

组合音响放在这个柜子正中间,那个仿佛神龛的大格子里。这套组合音响是八十年代买回的,好像一块砌起来的玩具,最上层是黑胶唱片播放器,中间是两个磁带匣,最下层则是一排形状各异的按钮。对我来说,它不似家里的另一台东芝 983 收录机那么好玩,后者通电的时候映着绿色的背光——我最喜欢的颜色,更不用说,播放音乐的时候,两枚橙色的指针随着音乐的节奏跳动,好像收录机一边唱歌说话,一边对我眨着眼睛。不过,自从那台黑色的索尼 CD 机来到了我家,并和神龛里的收录机放在一起之后,我便常常来找它了。

CD 机看起来很安静,只在接通的时候闪着蓝绿色的方块数字——这也是我喜欢的东西,跟我很喜欢坐的电梯上的数字长得一模一样。它读盘时的轻微噪音,听起来也很好听,就像涓涓细流。

CD 盘是随着 CD 机在我家一同亮相的,它在其后的日子里变得很普通:一个透明的塑料方盒,在封面和封底的连接处有着黑色哑光带垂直条纹的塑料盒脊。盘盒表面画着一个微笑女人的面庞,一把吉他。上面用绿色的字迹写着:《浪漫吉它经典》。打开盒子,一张银色的盘片在阳光下泛着彩色的光。

家人把光盘放到 CD 机里,按下按钮。很快,《爱情的故事》的旋律就充满了整个房间。对于我来说,家里又多了一个新奇的玩具。对于家长来说,这种新科技让生活又变得丰富了一点。

对于孩子来说,他能主宰一片小小的地盘,并且邀请别人进入自己的地盘,是件自豪的事情。不久,我霸占了家里一张白色的小方桌,把它放在神龛的前面。我在上面摆上饮料、水果,在桌子旁边摆上凳子,贴上彩纸,然后放上音乐,请家人和来到家里的客人到我的音乐酒吧来享受享受。

这盘 CD 成了组合音响的常客。每一首曲子我都耳熟能详,每一段旋律我都津津乐道。我喜欢《萨巴女王》,发烧的时候在床上听着这首格外欢快的曲子,病都好了一半;我喜欢《白色恋人》,因为我钟爱的《鞠萍姐姐讲故事》的磁带里面也有这首;我喜欢《回忆》,吉他的拨弦也让我陷入了年幼还嫌太短的回忆……

最神秘的是这首《Cavafian》。这是这盘 CD 里唯一一首没有中文名的曲子,不要说识字不全的我,连大人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。这首曲子既温暖,又哀伤;既充满希望,又充满不舍。

当然不舍。1994 年渐渐远去了,并且还会继续远去。我和 1994 年的故事,却会永远陪伴着我,不信你听:吉它还在自顾自地独白,弦乐还在它身后不远的地方守护。这温柔又真挚的音乐,分明带着生命的温度,温暖了前面的路。

《Cavafian (Cavatina) 卡瓦蒂娜》

音乐:Cavafian (Cavatina) 卡瓦蒂娜
专辑:浪漫吉它经典
艺术家:Stanley Myers
分享者:Firenze Lu

专辑信息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